产品列表PRODUCTS LIST

打好后勤仗——应城市郎君镇保障物资供给纪略
发布时间:2020-08-28 16:55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就是打后勤。封城阻击疫情月余,战斗未止,各地供给情况不一,扬抑之声总有。

  镇域面积大、返乡人口多、工农业参半的应城市郎君镇,在死守阵地的同时,竭力探索完善物资配送体系,满足群众日常生活需求。

  2月29日19时30分,郎君镇鲁大村的鲁爹爹从村干部手中接过三袋沉甸甸的蔬菜,这是他前一日在村民微信群里下的订单。

  鲁爹爹打开方便袋,仔细清点着蔬菜:生姜2斤、大蒜2斤、冬瓜2斤、黄瓜2斤、青椒2斤、西红柿2斤、胡萝卜4斤、白萝卜4斤、土豆5斤、莴苣5斤。

  这样的买菜场景近段时间在郎君镇39个村出现过无数次,但起初时,群众对镇里物资配送是心存质疑的。

  物资配送体系的诞生,源自郎君镇防疫指挥部2月2日连夜召开疫情防控工作会后下达的三条紧急作战指令:

  第一条指令:继1月25日实施村湾封路后,2月3日前查缺补漏,“封死”辖区内所有湾组道路,各村只保留一条村级应急通道。

  第三条指令:立即筹备成立镇物资配送中心,建立镇村统筹协调的物资配送体系。

  2月3日下午,应城市防疫指挥部发布通告,其中规定“全市范围内每户家庭每3天可指派1名家庭成员上街采购生活物资”。

  第一次争论就此展开。几番唇枪舌剑,郎君镇防疫指挥部达成初步意见:探索基本生活物资集中采购、统一配送上门机制,让看似冷硬的指令温情起来。

  镇防疫指挥部专班成员分头给30多个村的支部书记通电话,征求物资配送意见,了解到群众虽急需口罩、米面油气等物资,但对物资配送仍持一定的观望态度。

  2月3日18时38分,镇物资配送中心第一单大米、泡面等生活物资抵达杨树村。

  该村村委会副主任龚会兵在镇疫情防控微信群中给予“好评”:“感谢连夜为我村配送物资,品质好、价格低、送货快,解了我村村民的燃眉之急!”

  第一单之后,其他38个村不再观望,纷纷列出需求清单。刘中村党支部书记刘兵安在清单上这样写道:大米18包、卫生纸13提、食用油6桶……

  15分钟后,镇物资配送中心联络员程江涛回复:“刘中村,你村物资已装车出发,请在村卡口接收。”

  “天气时好时坏,辛辛苦苦采购来,眼看着要放烂,这样的菜给村里人送过去,不驮骂?”负责称量计价的女同志边哭边对程江涛诉委屈。

  最直观的莫过于散装配送模式下,村民们大多预订耐放的蔬菜瓜果,再搭配少量新鲜不经放的蔬菜,这些菜不得不备又易损耗,而疫情期间又不忍心把这些损耗加在菜价里。

  “当时物资配送工作刚起步,虽然做到了平价销售,基本满足了群众需求,但零散代购和统一采购互相交织,配送成本高、配送压力大。”协调物资配送的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杨双辉说。

  “像应城市检察院驻土桥村工作组为群众代购非处方药那样,零散代购是有优势的,流程少、周期快,群众反响好。”

  “大家伙儿天天从早忙到晚,累得都直不起腰了,有的菜你进了他不要,丢了又太可惜,众口难调啊!”

  “满足基本生活需要,走流水线式的配送能大大提高效率,非常时期不能再挑肥拣瘦了!”

  碰撞出火花。“我们为啥不做‘套餐配送’?”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李华明说了他的想法:以农副产品为例,可以依托辖区内的海涵农业、云顶科技等农产品公司,重点围绕分拣、打包,推出满足各类人群需求的多种套餐,比如米面油套餐、调味品套餐、新鲜蔬菜套餐、肉蛋鱼套餐、瓜果套餐和混合型套餐。

  ——一个分拣打包中心,设在省级美丽乡村土桥村,该村毗邻集镇市场,辖区内基础设施完备,有驾校、泵站等可用场地,是老白线和郎蔡路交会的枢纽。

  ——两条配送主路线,即贯穿郎君镇的老白线、郎蔡路,这两条乡道可以将物资配送到全镇39个村。

  ——镇、村、湾三级物资配送员,镇物资配送中心将物资配送至各村卡口,由村配送员分发至各湾配送员,再上门配送至各户。当前,活跃在物资配送线余人。

  ——四个物资配送小组,分别为米面油气小组、蔬菜肉鱼蛋小组、母婴医药小组、其他生活必需品小组。

  2月18日,袁集村万爹爹求助镇物资配送中心:“2个月的孙伢断了奶粉,请你们想想办法帮伢买到指定的奶粉。”

  孩子的事无小事。镇物资配送中心当天就想方设法联系到一家母婴店,及时调配到指定的奶粉,并上门送给了万爹爹。

  “仅大米这一项物资,每天就要配送4万斤。我们积极动员辖区内的各大米厂,把仓库里的优质大米都拿出来平价供应,切实做到了及时配送、物美价廉。”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新元说。

  一个月以来,每天4台大货车、6台小货车同时转运配送。配送行程日均600公里,配送物资量日均12吨,配送物资价值已达600多万元……这是郎君镇物资配送的细账。

  “卫生纸跟米面粮油一样重要,断货了怎么跟群众交代?”程江涛辗转打听到城郊有一家仓库里还有一批卫生纸,他一个人愣将一百多件卫生纸运回来……回到家中,他的胳膊酸胀得抬不起来了。

  一次次艰辛运转中,程江涛也琢磨出一些物资配送的门道:物资质量好、配送上门快、各种品类齐、平价销售省。

  3月2日,参与该镇物资配送的一名志愿者和程江涛开玩笑:“疫情快要过去了,到时候就再也不用整天跟包菜、土豆、方便袋打交道了。”

  他认为,疫情防控阻击战打赢之后,结合疫情防控期间镇物资配送中心设在省级美丽乡村土桥村的优势,可以筹建一家标准化农副产品配送公司,围绕“线上下单、优质套餐、上门服务”,培育农村新型农产品消费经济。

  近日,程江涛找到郎君镇党委书记陈曙东,提出自己的想法,为这个物资供给体系的未来“争一争”。

  陈曙东郑重地在笔记本上记下程江涛的想法,并表示:要边配送边优化,不断延长拓宽配送链条,做实做细疫情后勤保障工作。待到疫情过去,镇党委、政府将积极论证这一汇集战时物资配送经验的项目,甚至进一步将其打造成更高档次的农旅养融合项目也未尝不可。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